钟祥新闻网|加入收藏|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/教育局/师生园地

家乡情思

【字体:  

发布时间: 2019-01-09      来源:钟祥市第六中学     作者:朱文保     

    “东风送我故乡行,豆麦飘香柳成荫。流水潺潺湖应在,布谷声声儿时音。捕鳝田沟忙下篓,捉鳖荡边巧悬针。换得三元五角钱,喜购画书作业本。” 这是我在离开家乡多年之后,一次回乡途中写的小诗。

    我的家乡在鄂中,汉江西北的一个丘陵小村———陈家湾。

    春夏之际是家乡风景最美,大人最忙,孩子们最热闹的时候。长满薸草的鸭子湖里,绿水荡漾、百草丰茂。野鸭、大雁、苦鸡等各种水鸟呼朋引伴来这里觅食、嬉戏、筑巢、孵雏。水中鱼虾成群,鲤鱼鲫鱼在水草中“板籽”,鲇鱼黑鱼在窝巢里护苗,龟鳖鳅鳝随处可见。湖中野莲竞相开花,翩翩起舞;菱角悄悄结实,默默无语。原野里小麦孕穗,豌豆飘香;房前屋后的榆柳桑槐枝青叶肥;布谷鸟不知疲倦的催促人们“布谷、布谷”。村民们忙着耕地插秧,红花草子、蓝化草子地都被翻耕沤肥,一些大麦地、蚕豆豌豆地也被翻耕沤肥。孩子们跑到地里抢着采摘豌豆角蚕豆角,边摘边吃,边摘边唱:“豌豆角蚕豆角,过去过来揪两个,守方的莫打我,谁叫它是开口货。”田野里弥漫着青草泥土的香气,弥漫着孩子们的欢笑声。

    男孩子们最辛苦。我们最不愿意做的是放牛烧饭,最喜欢做的是捞鱼摸虾。从屋后竹林里砍来一些细竹竿,去掉枝叶,用火烤烤竹稍,使它弯曲,然后拴上尼龙线,系上鱼钩,在钩上挂好活的泥鳅或小青蛙,再把鱼钩插在鸭子湖水边。傍晚去插,第二天清晨去起,保准你会有惊喜:大嘴鲇鱼上钩了,馋嘴黑鱼在钩上。有的孩子一次插二十多张钩,早晨可以收获十多条鲇鱼黑鱼,交给爷爷拿到集市上卖掉,五毛钱一斤,一次可卖三四块钱哪,买连环画的钱足够了。很多孩子喜欢用竹篓捕鳝鱼,从水田里捡回一些田螺,养在屋檐下的破缸里,下午放学以后,取几个田螺拍碎,放在竹篓里做诱饵,用小棍子挑着二三十个竹篓,来到翻耕过的水田里或是已经插了稻秧的水田里,顺田埂开一道小沟,安放竹篓,在鳝鱼进口处做光滑的通道,用泥土压紧竹篓,只待第二天清晨来取。同样是惊喜:几乎每个篓子里都有鳝鱼泥鳅,有时还会有小个的鲇鱼。一个早晨也可以收获两三斤鳝鱼。倒霉的是篓子里钻进一条蛇,我就捕到过一条粗大的松花蛇,小伙伴们在稻场里点燃一捆稻草,将那松花蛇连同我的新鳝篓一起火葬了。“捞鱼摸虾,失误庄稼”,爷爷奶奶经常骂我们。可不是嘛,起早贪黑太辛苦,上学时一进教室就睡着了,老师揪耳朵都不管用,也就听之任之。倒是孩子们用捕获的鱼虾换得几块钱到书店里买回一些《地道战》《地雷战》《野火春风斗古城》等连环画,相互传着看,成天喜滋滋的,很有成就感。

    冬天也有趣事。拿着装有三节干电池的手电筒,夜晚到竹林里捉斑鸠;十几个孩子聚在生产队文化室里演红灯记;下大雪结厚冰时到堰塘里滑冰。最有趣的是放学后帮老猎户赶兔子野鸡。老猎户姓肖,满脸胡茬、浓而长的眉毛,一脸的凶相,可是他有猎枪,还养有两条猎狗,孩子们怕他又想亲近他。入冬以后,兔子野鸡肥的流油,老猎户开始打猎了,这可是孩子们期盼已久的机会。大家每天下午都盼着放学的铃声响起,夺门而出,撒欢子往家里的山冈子上跑,边跑边喊猎狗:大黄!二黑!看到狗就等于看到猎户了,他一准在树下抽着旱烟。于是,在老猎户的指引下,孩子们兵分多路,去山冈子田沟驱赶野兔。下大雪后,这件事更有趣。连续下几天大雪,田野里白茫茫一片,清早起来,跟着猎户,在雪地里寻找野兔野鸡的脚印,背风的田嵻子下,茂密的杂草丛中肯定会有猎物。随着“砰砰”几声枪响,大黄、二黑飞快追上去,野兔野鸡就被抓回来了。大家满载而归,围在老猎户门前那棵老榆树下,看他怎样给野兔剥皮,给野鸡退毛。野兔那血淋淋的内脏成了猎狗的美餐,而孩子们口福好的话,也可以看那老头将兔肉剁成块,放在草屋的铁锅里加大块的姜,加干辣椒炒炖,锅里香气四溢,孩子们早已口水四溅,然后一人分得一块肉,一人喝上一口汤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砸吧砸吧嘴,舔吧舔吧手指头,慢慢地散开去。整个冬天,没有听到哪个孩子叫冷,有个叫小堂娃子的在雪地里追赶野兔时竟然甩掉棉靴,光着脚丫子跑。

    有时候梦里还在捞鱼摸虾,追赶野鸡野兔。

    叫我怎能忘记你?我的家乡。

-- 新闻网站 --

-- 友情链接 --